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海峽兩岸 > 盟員風采
老臺胞陳弘:我親歷了對日本戰犯的審判
    日期: 2014-07-31      【字號      

陳弘在太原參加日本戰犯審判。

  原標題:92歲臺胞口述歷史:我經歷的日本戰犯審判

  “看著曾經奴役過自己的日本人乖乖地坐在小馬扎上等待審判,我心里想,我的地位完全不一樣了,不再是基隆中學那個受欺負的少年了,真是揚眉吐氣!這是我人生中光榮的一筆!”當92歲的老臺胞陳弘回想起60多年前經歷過的日本戰俘審判,仍然對當時激動復雜的心情記憶猶新。

  為紀念全國抗戰爆發77周年,中華全國臺灣同胞聯誼會近日邀請曾參加過日本戰俘審判工作的老臺胞陳弘進行報告講座,講述了自己當年的親身經歷。

  二戰后期,大量侵略東北的日本部隊被蘇軍整建制俘虜。1950年,近千名日本戰俘由蘇聯政府移交中國,與在華關押的戰俘共計超過千人,一同關押于撫順和太原。在周恩來總理的指示下,中國方面成立了“東北工作團”,審訊、調查這批戰俘的罪行。精通日語的臺籍青年陳弘就在這個時候被抽調去為審訊工作做翻譯,這一做就是三年。

  陳弘告訴記者,到了撫順后,負責東北工作團的主任負責給戰犯們作報告,進行檢舉教育、宣傳毛澤東思想,甚至介紹日本當時的國內形勢,通過各種方法打動戰俘,而他就在現場為報告人做翻譯。

  回想起那時候的心情,陳弘現在仍難以忘懷。在臺灣老家讀書時,臺灣還是日本的殖民地,少年陳弘曾遭到日本同學的侮辱。擺脫殖民,真正當家作主,正是他一心到大陸讀書的重要原因。如今,親眼見證曾經欺侮過自己的殖民者接受審判,心情可想而知。

  據陳弘回憶,由于周總理考慮到這批戰俘里,有高級將領、偽滿政府高官,也有普通的士兵。而很多小兵并不是戰爭的主要責任人,于是要求一定要細致區分處理。

  “那個時候我們對戰俘是非常優待,非常具有人道精神的。工作人員自己吃高梁米,給戰俘吃米飯。過年時,戰俘還會做年糕吃。”陳弘告訴記者。但在教育上,卻毫不含糊。“我們帶戰俘參觀一些日本侵略時的遺跡,讓他們親眼去看曾經犯下罪行的證據。” 這種“思想上嚴格教育+生活上尊重感化”的方式,讓戰俘很快開始意識到自己的罪行。“受審時有戰俘說,‘我在中國所犯的罪行有幾條命都不夠償還,沒臉要求從寬處理’”。

  當時的一些場面也讓陳弘印象非常深刻:“很多日本戰俘講到自己罪行時都下跪了,還有一些受審時一直痛哭,由于受審時每個人都站在同一個位置上,很多人都不停地哭,一場審訊下來,戰俘腳下的地毯都被哭濕了。”

  事實上,很多日本戰俘在中國的改造是相當成功的。本著“審判少數、釋放多數”原則,除45個罪行嚴重的戰俘被判刑,中國政府對其余戰俘“免予起訴”,分三批送回日本。陳弘告訴記者,當第一批戰俘被送回國時,面對在港口等待他們對中國進行“批判”的媒體,很多戰犯的發言卻令日本媒體大跌眼鏡。他們說,“中國對我們太好了,是他們給了我們第二次生命,我們的罪行此生都難以贖完!”這也與從蘇聯送回的戰俘一抵達日本就展開反蘇游行形成了鮮明對比。“這證明我們對待戰俘是人道的,我們的教育也是奏效的。”陳弘說。

  而在中國的改造也讓很多日本戰俘的人生徹底改變。陳弘曾經翻譯過一封戰俘家屬的來信,這位婦人的丈夫參軍前非常粗暴,但在經歷審判回國后,變得體貼溫柔,性情平和了許多還開始幫她做家務,她對中國非常感激。另有一位戰俘曾經在改造期間換上了精神病,在中國方面醫護人員的悉心照料下完全康復。回國后,母親來信說讓兒子睡覺頭都要朝著中國的方向,要時刻記住中國對自己的好。

  據陳弘講述,一些歸國的日本戰俘還成立了“中國歸還者聯絡會”,專門從事中日友好交流,并出版圖書揭露日本侵略者在華暴行。1956年,中國代表團赴日,由于當時兩國并未正式建交,“聯絡會”主動成立糾察隊保護中國代表團成員安全,日日站崗放哨,令人非常感動。1988年,該會還集資在撫順建立一座“向抗日殉難烈士謝罪碑”,表達謝罪、感恩之情。

  直到今天,陳弘還記得在任人民日報駐日記者時的一件事。有一次采訪,一些日本農民聽說中國記者來了,紛紛從田里跑過來向他鞠躬,并對他說:日本人對中國犯下了嚴重的罪行!

  “這讓我覺得,有良心的日本人是知道這段歷史的。而且這樣的人,在日本是占多數的。”陳弘說。(中國臺灣網記者 李徽)

  


 
3d走势图带连线